康德第一保镖传奇一代大儒,百世之师——寻找船山文化之旅-衡o山房


一代大儒以丹格格,百世之师——寻找船山文化之旅-衡o山房

一代大儒,百世之师。王夫之(1619~1692)字而农系鞋带蝴蝶结,号姜斋,湖南衡阳人,晚年隐居于湘水之西的石船山,学者称之为船山先生。他和周敦颐并峙为湖湘文化的两座丰碑。
刘献庭曾大力称赞船山先生其所学无所不窥,于六经皆有发明,并说:“洞庭之南,天地之气,圣贤学脉,仅此一线耳。”
湘山代有人才出霏丝佳。“经世派”的湖湘士子群体拔地崛起,从陶澍、魏源到汤鹏、贺长龄、王文清、罗典、欧阳厚均、丁善庆、邓显鹤和唐鉴等人,他们慨然卓立,冲破保守愚昧,强梁自私的传统藩蓠,以经营天下为志,主张通经以济世黑礁第四季,不为古学所囿。唐鉴先生说船山先生 “通经以致用”的思想在湖南学士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做用上承刘献庭,下启曾国藩、郭嵩焘、梁启超、谭嗣同、章太炎、毛泽东吸音板贴图。(有没觉得湖南果然是人杰地灵之地,所出风流人物能文能武,既会写诗又会打仗)。
习近平总书记连续三次提及和引用王船山并非偶然。一是表明他高度重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二是反映他学习、研究和运用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哲学包括船山思想的大智慧和大修为;三是王船山在中国传统文化发展史上有重要地位,其思想对当代治国理政、实现中国梦依然还有重要借鉴意义黄山来的姑娘。
怀着对船山先生的敬仰,清晨我们集合后,便驱车出发,邓佩仪天公作美,一路上断断续续下着轻薄的太阳雨,不冷不热的天气正适合外出郊游。我们这次的行程依次是杉湾茶园——方广寺——二贤祠——续梦庵旧址——王船山父母墓——衡o山房现场。
第一次合照
初夏蔚蓝的天空云卷云舒和远处的悠闲吃草的牛儿还有杉湾茶园组成一幅惬意的水墨画,大家都被这美好的景色所吸引,纷纷下车,摆上最美的姿势和朋友一起拍照。
很快我们便到了方广寺,今天的游人不多。方广寺为南岳四绝之一,对于方广寺之深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前面的文章都有写过。
第二次合照
一路山听着彭校长讲着船山文化微软五笔,还有船山先生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是山里老一辈人家口口相传下来的,随着西洋文化的冲击,现代的年轻人知道的已经不多,彭校长感慨着:“方广寺是块具有佛教、二贤、船山三大文化的宝地,但是在这块文化宝地周围居住的人却没有几个了解船山文化的人”,他说他自己也只知道一些片段而已。

寺院吃饭比较早,十一点钟法师给我们送来了斋饭,大家对这些斋饭赞不绝口。有位美女添饭不小心掉在地上,她没注意,我刚准备弯腰去捡,有一只手已经下去了,捡起来其他垃圾一起的地方,我反过头望去,原来是从深圳而来的廖总。他脸圆圆的,穿着绿色的衣服,笑起来看着还蛮和蔼可亲。
秉承这不浪费的美好品德,我们很快把饭菜吃光了,很多都是从大都市来的朋友,觉得山里的蔬菜特别好吃。
寺院里有茶室,我们先去了茶室旁边的练字房,看着案台上工整的楷书,我压住了挥毫的兴致,字那么丑,还是不丢人现眼了 …….
我还在感慨的时候大家已经在茶室排排坐好了惹火王妃,彭校长坐在上首的位置,已经在和大家探讨交流船山文化了,他对于本地人不了解船山文化而感到遗憾,也正在努力向南岳区政府申请,向社会各界求助,意图把当地闲置的原村小学打造成船山文化交流研学基地寂寞宫花红。
同行中有几个文化届、教育届和其他各届的文化人士,与彭校长就王船山在方广寺隐居著述进行了深刻的交流,而李超姐姐一直在帮我们泡着茶。

方广寺旁边就是二贤祠,传说中朱熹和张栻冒雪登山,一边游览一边唱酬,极力称赞莲峰胜景,共得诗篇一百四十九首,编为《南岳唱酬集》。嘉靖年间尹台为了纪念朱、张二人,出资建立了二贤祠最轮回,才有了今天南岳的一个诗词文化宝地。

途经十方紫盖寺被那里的古银杏树所吸引,十方紫盖寺一般不对外开放,所以寺门都是呈紧闭的状态。其实我觉得秋天来这里更有诗意,那时候各种颜色层层叠叠煞是好看。不过现在给人的感觉也很绝然世外。
第三次合照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我很喜欢这种意境,很少叫人拍照的我,摆好姿势叫宋总给我拍了照片,结果让我有点无语,虽然我长得不好看,但是也没有那么差吧……为啥给同行的美女拍的时候人家就是意境美,而我的曝光太多又模糊了,这图片没法修呀……得了综琼瑶之凤鸾,本小姐还是 自拍吧!
宋总的毁人不倦
继续上路,在拜殿小学停车后,彭校长指着学校门口两边墙壁的壁画,说那是他亲自设计的,浓缩了二贤诗词文化和船山文化的精华。小学现在已经停办了,资源闲置着。彭校长说想把他改造成船山文化纪念馆,作为一个研究、交流、传播船山文化的基地。

原拜殿乡改名为船山村了,多少给了船山先生一点纪念。这一带历史文化遗存非常丰富本笃十六世,并且相对自成体系。王夫之曾在此避难、起兵抗清、著述经史康德第一保镖传奇,前后跨度达12年。他编著的《莲峰志》,集方广寺一带山水、历史、文化之大成,是南岳七十二峰唯一的名峰专志,其体例为后世修志所仿效。船山先生隐居的续梦庵,仅存一块荒坪夏雨乔。等下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续梦庵旧址。这里彭校长特意讲了:续梦庵之名是被误传,船山先生当年所取的原名应为“夙梦庵”。他在这里隐居是想完成他的夙愿和梦想。

今天的重头戏来了,续梦庵旧址藏在深山里面,现在已经很少人知道也很少人去了陈巧倩。可怜的我,今天穿着裙子,而且下面穿的是休闲单鞋,爬山路,也是很为难的,好佩服自己,居然就这么过来了,来回三公里就这么靠走的。旁边全是树枝,偶尔有荆棘,路上 铺满了青苔和竹叶,偶尔还有蛇爬过。
图中画圈的部分是蛇哟
在这深山丛林中,我也只能跟着大部队往前走,汗水把衣服浸湿了,鞋子里跑进了树枝,衣服上停留一颗虫子,偶尔滑一跤,前几天都下雨,地上有些微湿,但是还是满怀对于船山先生的敬意,这些都可以忽略,到达续梦庵旧址的时候大家都气喘吁吁了弯刀杀戮。
续梦庵旧址,我们在这里合照
但是,望着连断壁残垣都没有的续梦庵旧址,心情特别低落,特别能理解彭校长那句话了——文化宝地没有几个懂船山文化的人。是真的,说起王船山,大家都会想起湘西草堂,而不知这里曾经有个---夙(续)梦庵。
带着沉重的心情,我们下山了,准备去给船山先生父母祭拜,一行人拿着黄菊,烧纸,点香李蕴桥,插烛……(为了表示对先人的敬意纸玄网,在这里并没有放图片)
第四次合照
行程快结束了,我们回到衡o山房项目处,我们的房子越来越漂亮了,希望能认识更多有意思的人。
此时成总和他爱人正在他家准备我们今天的晚餐,不得不对他们说声辛苦了麻蜥蜴。听说他们从上午十点钟忙到下午六点钟,等下我们走后还要打扫……发觉成总家里的孩子真的很懂事耶,大女儿是,现在小儿子也是,会帮忙摆碗筷,搬椅子,倒茶水,小小的人儿还只有一点点高,板着肉嘟嘟的小脸可爱急了。人家说,娶一个好老婆造福三代人,果然不错。
吃完饭,一行人便陆陆续续下山了,吹着山里凉凉的微风,感慨着山下的万家灯火,其实我心里只有7个字“腰酸背痛腿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