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应悔偷灵药一个日本“90后”在深圳的呐喊:大叔们醒醒,日本已经完败于中国!-商洛青年


一个日本“90后”在深圳的呐喊:大叔们醒醒,日本已经完败于中国!-商洛青年

日本“90后”在深圳的呐喊
藤田祥平是一名26岁的日本年轻人。在第一次来到深圳后,他被这里的繁荣和发展所震惊。感慨之下,他对日本占据主流社会话语权的“大叔们”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李欣儿。
本文原题为《日本被中国完败的今天,26岁的我想和所有的大叔们说几句》,原刊载于日本《周刊现代》网站,文中照片均由作者拍摄。参考消息网将该文编译如下,供读者参考。
深圳颠覆了我的“常识”
我出生于1991年,当时的日本刚刚被泡沫经济破灭的气氛所笼罩,而我曾是那个过去时代的宠儿。我今年26岁,父母在大阪郊区经营一家比较大的二手车商店。小时候,家里还算有点钱,但后来可以说是家道中落。
东日本大地震那年(2011年),母亲突然去世了。从那时候起,父亲偶尔会抱怨没钱。我也与父亲谈起过是否要继承家业,父亲却说:“这一行未来不会有什么空间,别做这个了。”
于是,我开始以撰文为生。这个工作虽然不会大富大贵,但好歹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就这样,我为网络媒体写了一年文章。我主要关注电玩和小说题材,但如果有别的约稿,我也会接下来。上个月,应一家媒体之约,我决定去中国采访。采访主题是了解中国的VR市场。
就在这次采访期间,我感到自己的“常识”被从根本上颠覆了。
IT业巨头腾讯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市——印象中这里大致相当于丰田总部所在的日本爱知县。我从香港转道前往深圳,随着自己越来越接近市中心,一种感觉愈发强烈:
“日本输了,至少从经济而言确是如此。”
▲深圳的街区
这才是“经济高速增长期”吧姜克美?
高层建筑鳞次栉比、直抵云霄,还有不少工程正在施工。
深圳市中心名为“华强北”的地段是一条电器街,其面积有15栋“有都八喜”(日本一家大型电器连锁店)那么大,其中满是品牌直营店和个体商店。
这里街道上各处停放的自行车都是一个型号,由世界上最大的共享单车服务公司摩拜提供。用户只需用手机扫描就可随取随用,任意停放。
商场里有出售椰子的自动售货机,里面堆满了新鲜椰子。用聊天软件“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后,售货机就自动在椰子上钻个洞,插上吸管,然后送到出货口。
“微信”几乎已经普及于所有的小商店,即便是在充满古旧感的杂货店华泰吉田,只需用手机扫上店主大叔的二维码,就能完成支付。
我深深感到,如果把一国经济比作“人”,那么中国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只要让自己动起来零刺青之声,身体就会充分发育。而这个国家恰恰拥有大量能“让身体动起来”的年轻人。
相比之下,老龄化下的日本即使想动,身体也动不起来。这意味着,今天的日本能够从当今中国学到的新东西老罗英语培训,恐怕并不多。
走在令人震撼的深圳街头,我想:“我们这也算是体验到经济高速增长期了吧?”(日语中“经济高速增长期”通常指战后50年代至70年代日本经济快速稳定发展时期。出生于泡沫经济破灭后的作者这一代人,并未体验过日本的这一时期——译注)
▲能使用微信支付的小商店
我在深圳街头流下了眼泪
在深圳,街上的人们总是在讨论着什么,几乎每若干行人中,就可能有一个在愉快地哼着歌。鱼群般的汽车排成长龙,时不时会有司机按着汽车喇叭,这儿没有日本所谓“礼仪”那些繁文缛节的束缚,只有深入人心的对话和感受。
请允许我唠叨一句:我是在泡沫经济破灭的乌云之下出生的。我活了26年,说实话,我从没想过人们可以如此充满希望地活着。
在我采访那些深圳的VR行业企业后,我的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他们的决定非常果断。有些项目策划虽然听起来让人略有疑虑,但却很快就会出现在市场。
我在当年坐班工作时,曾经写过各种策划案,不过因为是在日本,往往很快就被直接驳回。但在这个国家,却很可能会顺利通过。如果真是这样,我的思考和行动就能够付诸于现实,我的工作也可以得到真正的成就感。
说实话,他们很令人羡慕。在深圳街头到处闪烁的LED屏下,我好几次流下了眼泪。我在想,在这个国度,如果文章写得好,也是能养活自己的吧。
▲中国商场的椰子贩卖机
日本还剩什么?恐怕只能输出人才
不过,我也只能瞎叨叨。面对眼前的中国,我们应该好好想想日本能做什么。
我的答案是:文化。
我在深圳体验的VR产品质量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惨不忍睹。这里的“惨不忍睹”并非比喻,而是因为在我戴上VR眼镜体验这些产品时,经常会觉得眩晕和不舒服。如果究其根源,恐怕是由于历史原因,这里还缺乏制作此类产品的文化积淀。
正因为如此,有长期娱乐业经验的日本应该加强文化产品的输出。打个比方,就像是悟空(此处指日本动漫《七龙珠》中的悟空——译注)、马里奥、皮卡丘的动画形象也能让对方不自觉地接受,这是潜移默化的输出。
当然,上面这些话,以前应该都有人说过。不过我想多说一句——日本应该做好优秀人才的输出工作。
为什么?因为日本人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以至于今天不得不要穷心竭力,才能留下日本文化和经济的基因。
▲高楼林立的中国城市
致我们的人生前辈们
我想代表日本20多岁的年轻人们,向我们的人生前辈说几句话。无论你们是身居管理层九三大豆油,或是经营者,抑或是决策者,我都希望你们能听到我的几句话。
目前的局面是你们这一代人形成的,但我们并不是要向你们抱怨什么。我想说的是,应该给予有能力的年轻人一定权限,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灵活安排劳动时间,应该实现女性员工和男性员工的“同岗同酬”雁南飞原唱,应该从已经没有前景的国内战斗中撤退出来,转移到中国这个战场。
具体而言:
请充分认清中国的体量,从“授之以鱼”转为“授之以渔”。
日本拥有与国际社会的一流协调能力,我们应当继续维持美国及欧盟国家畅通的沟通渠道,并对中国采取自主的协调路线。
请卖掉已经读完的英语教材,买些中文教材回来。这意味着去参与一个充满经济机会的市场。
请看看如今日本的出生率数据;
请看看如今日本应届毕业生的人均工资数据;
请看看如今日本的人均劳动时间数据!
我们这些年轻人如今疲惫不堪,食不果腹。如果仍然推行现在这样明显错误的战略,我们就会逃离这个国家。
请在你的公司里找个年轻人送到中国去,不论他是谁粉皮炒鸡蛋。
只要给他配个翻译,他就可以做任何工作。
我想和你们说:拜托了,不要把我们年轻人当作稻草人,当成你们抱怨的对象,请把我们当做经济的子弹。
你们年轻的时候嫦娥应悔偷灵药,难道不是那样认真对待美国市场的吗?
你们之所以能在激烈的职场竞争中幸存下来,之所以能够让日本能有今天的富裕与发达,靠的不是忠实地服从上级命令,而是用自己的头脑思考,根据自己的想法行动。所以你们才能培养出我们,培养出更为优秀的下一代。
那么,也请给我们这样的机会,我们也会培养出下一代优秀者。
请给我们这些年轻人机会!请关心我们的想法!如果不这样,我们就要抛弃日本,各行其是。也许大家不是一齐离开,而是有能力者首先离去——你们肯定知道,这样的趋势已经出现。
日本真的沦为三流国家了么?——
一个中国年轻人对“中日”比较的思考
有人说:“当今世界一流国家就只有美国,二流国家中俄法英德,昔日强大的日本现在只能算是三流了紫色摩天轮。”那么一流国家的标准是什么?我们通过一篇文章来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也从这篇文章中看一看中国青年眼中的日本是什么样子的。

有人说:“当今世界一流国家就只有美国,二流国家中俄法英德,昔日强大的日本现在只能算是三流了花龙戏凤。”“日本经济虽然发达,但政治上只是一个小国,又不能联合周边国家。这样的话经济再强也没用,看看德国和日本一样的广场协议不一样的结果就知道了……”
就事论事,这种看法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在当今这个机遇与挑战并存、和平与战乱并存的世界,我们在评判一个国家时,只看它是不是政治大国、军事强国,会不会有一些狭隘呢?让我们先看看下面两个例子吧。
从政治、军事的维度来检验,美国无疑是世界一流国家
为什么前苏联解体之后,大家普遍认为俄罗斯从一个超级大国沦落成了一个二流国家呢?仅仅是因为国境线从布列斯特退回了斯摩棱斯克?或是因为曾经能够两星期内饮马英吉利海峡的苏联红军不复存在?
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俄罗斯暴跌五年的人均寿命,是因为一夜之间就降无可降的生活水平和因“休克疗法”而崩溃的国民经济。归根结底,人民所在乎的并不仅仅是“超级大国”地位,他们更在乎由此带来的国家安全、高水平的生活质量等一系列好处。

再以二战前后的日本为例,经历过战败后美国对其进行有限 “民主化改造”的日本,和战前那个拥有超级战列舰、数千精英飞行员和十几艘舰队航母,以及南太平洋特鲁克、腊包尔等一系列殖民地,同时侵占了朝鲜半岛和半个中国的旧日本帝国比起来,到底是强大了还是衰弱了?
我想大概不会有人会认为,长期作为资本主义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战后日本,会比那个被人视为“贫穷帝国主义”的军国主义旧日本更“不入流”吧?
旧日本帝国占领再多的领土也不能挽救自己最后败亡的命运
军事实力和政治影响力是国家实力的一部分,但这并不应当是我们评判一个国家的唯一标准。
相对于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黄艺明相对于中俄英法等其它联合国五常和德国、印度等地区强国,日本在军事实力和政治影响力上确实多有不如。
空中自卫队的F-15J战斗机在飞行中掉零件、P1反潜机四台发动机同时空中停车。陆上自卫队的10式主战坦克在演练场里跑掉履带,90式主战坦克爬坡中爆掉发动机……
这些军事爱好者们耳熟能详的事例,无一不说明今天的日本自卫队远不是当年那支凶暴残忍的军队了。而横贯本州岛上空的“横田空域”、屡屡在日本犯下各种暴行而不受惩处的驻日美军,更是时时刻刻提醒世人,当代日本并不是一个正常国家。
漏机油的90式主战坦克已经成了军迷中的笑柄
但是,当代日本就真的是一个一无可取的国家吗?
先不提高达32480美元、排名世界第25的人均GDP和按照平均汇率折合8万6千多人民币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我们就从人均寿命、新生儿死亡率这两项基础的数据来看看日本的情况吧。
日本的人均预期寿命为83.7岁,为全球之冠,相比之下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9.3岁,而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则为76.1岁。在新生儿死亡率方面,日本的新生儿死亡率为2.17‰,远低于英国的4.5‰和美国的5.2‰,而中国的这一数据为8.1‰。(以上数字均为2015年数据)
看完这些关乎每个普通人生存质量的数据,你还会觉得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人类发展指数极高的当代日本是个“三流国家”吗?
无论如何,虽然面临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虽然看起来前途很可疑,但日本远没有沦落到成为所谓“三流国家”的地步。

分析完日本,再让我们理性客观地看看当今的中国。
诚然,从建国以来,我们取得了非常伟大的成绩。我们打赢了朝鲜战争,战胜了血吸虫病等各种曾经在华夏大地上肆虐的传染病,建立起了自己的工业体系,搞出了让全体同胞们都能够吃饱饭的合成氨工业……
建国68年后的今天,我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护航舰队在索马里保护我们的远洋商船,我们把“龙门吊”卖给英国帮助他们造航母,我们的钢产量不仅“赶美超英”,而且还占全世界总产量的一半,我们也在试着把高铁推销到更多国家……
由中国振华港机生产的“龙门吊”组装“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
但仅仅是这样就够了吗?我们的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了吗?
祖国的统一大业,我们还没有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孙月言,我们还未走过一半;“两个一百年”的伟大目标,我们还尚未达到。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了吗?就可以轻率地把一个无论是经济发展水平还是人民生活水平都超过我们的日本当成是“三流国家”来鄙视了吗?
爱国,不仅仅是在网上喊出“来世还生种花家”时那一分钟的感动、几十秒的热血。我们因生于这片热土而自豪,我们对于自己的道路感到自信,但我们对这个国家、这片土地的热爱,更需要通过实实在在的努力来体现。
与所有爱国者们共勉。
团团有话说
在藤田祥平的眼中,中国是一片充满了机遇的希望之地,对于在本土缺乏机会和上升空间的年轻人来说,有着难以想象的吸引力。
而在中国网友“大公无司”看来吕平滢,日本则是一个已经略显颓势但依然不可小觑的对手,中国的年轻人应当做的,并不是躺在国家已有的成绩上鄙视对手,而是应当把爱国热情转化为踏踏实实创造美好生活的努力。
小伙伴们,你们,又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想和团团做朋友大学自习曲?
有好的idea?
想参加更多线上线下活动?
赶快关注团团吧!

来源:微信公众号“共青团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