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奥米-坎贝尔一位外国俘虏成为托孤大臣,中国历史上仅此一例-历史风情


一位外国俘虏成为托孤大臣,中国历史上仅此一例-历史风情



年老的汉武帝经历巫蛊之祸之后精力不济,晚上时常休息不好,早晨起床也很晚。侍中金日磾经常随侍左右金银花苗木,恰巧这几日金日磾有点小恙,于是便住在宫中方便随时接受皇帝召见。
天不亮金日磾起床如厕,撞见马何罗神色匆忙地入宫来,便灵机一动咆哮哥,悄悄跟在其后暗中观察。
金日磾跟随马何罗入汉武帝寝室,悄悄躲在门后。
马何罗从东门口进来,掏出藏在袖中的利刃,准备行刺汉武帝。
金日磾见此情况迅速从门后闪出。
马何罗见金日磾闯入神色大变,急忙向汉武帝的卧榻奔去,匆忙中撞倒了地上摆放的铜器跌倒在地。金日磾从后面使劲抱住马何罗,并高声呼喊:“马何罗造反了!”
汉武帝从床上惊起,侍卫们也迅速涌入殿内,将厮打在一起的二人团团围住。
金日磾套住马何罗的脖子,将其摔倒至殿下,侍卫们一拥而上将马何罗捆绑起来。
一番审问之后,马何罗招认其与巫蛊之祸的始作俑者江充关系密切,其弟马通在巫蛊之祸与太子刘据的作战中曾立有战功还受过封赏。
汉武帝后给太子刘据平反,将江充一干人等人全部灭族,马何罗兄弟因惧怕被诛杀才决定孤注一掷刺杀汉武帝。
《汉书》记载:“明旦,上未起,何罗亡何从外入。日磾奏厕心动,立入坐内户下。须臾,何罗袖白刃从东箱上,见日磾,色变,走趋卧内欲入,行触宝瑟,僵。日磾得抱何罗,因传曰:“莽何罗反!”上惊起奴良鲤伴,左右拔刃欲格之,上恐并中日磾,止勿格。日磾捽胡投何罗殿下,得禽缚之,穷治朝天扬帆,皆伏辜。”
金日磾因此次救下汉武帝之忠心,使其更受得汉武帝器重。
要说这金日磾其实是匈奴血统,而且其身份还是匈奴休屠王之子,是匈奴的皇族。
一个敌家的王子为何舍身救了大汉皇帝联曼,这其中曲折,要从一场战役说起。
一、被俘王子
汉武帝时期有一名大将名叫霍去病,年仅十八便独当一面,擅长闪电打法。元狩二年,霍去病仅带一支万余人的军队便向匈奴发起了进攻,左奔右突攻入焉支山一千多里,先后打败了浑邪王和休屠王,并缴获了休屠王祭天的金人。
就在二王认为汉军已经退出自己领地之时,霍去病突然带兵再次杀入,彻底击垮了二人心理防线。
匈奴单于得知浑邪王屡战屡败的消息后非常不满,下令浑邪王回王庭述职,实则是想处死浑邪王。
浑邪王得知此消息后,便说服休屠王决定一起投降汉朝。
后休屠王思量认为自己部众伤亡不大伊藤猛鬼,并非一定要反叛。
遂中途反悔,浑邪王一怒之下将被休屠王杀害,带领四万多部下投降汉朝。
金日磾是休屠王的儿子,父亲被浑邪王杀死时他只有十四岁。
无依无靠的金日磾无奈只能跟随母亲投降汉朝,被汉朝安置在黄门署饲养马匹麻料鸟叫声。
从昔日的匈奴王子一下跌落到了阶下囚,金日磾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汉书》记载:“日磾以父不降见杀,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长发西饼,输黄门养马,时年十四矣。”
二、武帝宠臣
金日磾并没有因此怨天尤人,而是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匈奴人擅长养马,加之金日磾尽心尽力,所以金日磾养的马比别人养的要高大许多。
偏偏汉武帝以武治国,是一个爱马之人。
共同的爱好将两人命运拴在了一起。金日磾变借此时来运转。
汉武帝有一次大摆宴席,见后宫中饲养的马匹众多,便下令要检阅一下。侍从便下令几十个人每人牵着一匹马从宫殿门口经过,汉武帝见其中有一个人身高八尺、目不斜视、很有威严武丁与妇好,而且他养的马膘肥体健,比别人的马高大许多,汪玲露对这个人很是好奇田为友。
汉武帝一番询问后才知道,原来此人名叫金日磾,是匈奴休屠王的儿子,汉武帝当即任命其为马监,后来升任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金日磾受到汉武帝宠信之后,更是一点过失都没有,武帝对其甚是喜爱,经常让其乘车随侍左右,还赐给他很多钱媚君心。
金日磾对汉武帝的忠心还要从杀自己亲儿子说起,听起来可能有点匪夷所思。
金日磾长子名叫弄儿,经常陪伴在在武帝身边给皇帝逗乐子。有一次弄儿高兴地忘乎所以娜奥米-坎贝尔,竟然从后面搂住汉武帝的脖子,金日磾正好在场东富驾校,生气的瞪了弄儿一眼。弄儿便向汉武帝哭诉:“父亲生弄儿的气了!”
汉武帝因此事还训斥了金日磾。
几年后弄儿长大了,生活作风不检点,经常在宫中调戏妇人。
有一次金日磾入宫,恰巧碰到弄儿在宫中淫乱,金日磾盛怒之下拔出剑便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杀死了易客满官网。
汉武帝听闻非常震怒,金日磾向汉武帝磕头谢罪,并说明了事情的经过。汉武帝尽管对弄儿的死很是伤心,但是也从此明白了金日磾的忠心。
《汉书》记载:“其后弄儿壮大,不谨,自殿下与宫人戏,日磾适见之,恶其淫乱暗王斯狄尔,遂杀弄儿。”
三、托孤重臣
金日磾杀了弄儿后不久,便发生了开篇所述马何罗之事。
其实早在巫蛊之祸之初,马何罗兄弟便意图谋反,金日磾一早发现他们兄弟异常就私下派人盯紧他们,马何罗兄弟也察觉到金日磾的警惕,所以迟迟未敢有所行动。
最后江充等人被全部灭族才迫使马何罗不得已铤而走险,反叛最终也因金日磾的忠心落败。
汉武帝病重陈诺仪,到了必须要考虑托孤之臣的时候了。
汉武帝回想几十年来金日磾侍奉自己时从不目光直视,期初要纳金日磾女儿为妃也被金日磾拒绝的种种情景,武帝认定金日磾着实是忠贞之士。

汉武帝最后召见霍光和金日磾谈话,敲定首辅大臣。
霍光谦让道:“臣才不及金日磾。”
金日磾表示:“臣是外国人,(当首辅大臣)会让匈奴轻视汉朝!”
汉武帝最后决定让霍光做周公辅佐幼主,金日磾为霍光的助手。

汉武帝最后还单独给金日磾留下一道遗嘱“以讨伐马何罗的功劳封金日磾为秺侯”,可见对金日磾的重视和信任特斯联。
但是金日磾认为皇帝年少,并没有接受此封号。
《汉书》记载:“武帝遗诏以讨莽何罗功封日磾为秺侯,日磾以帝少不受封。”
次年金日磾病重,汉昭帝下令封其为侯,将侯爵诏书和印绶送到金日磾的床边。
金日磾死后,他的子孙在汉朝享有崇高礼遇,子孙先后承继爵位达七世,这种待遇在汉朝历史上只有萧何子孙才可以与之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