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好传奇一位良知记者笔下35年的中国农村改革史-文新社


一位良知记者笔下35年的中国农村改革史-文新社
导读
5月8日,由人民出版社主办的《行进中的中国乡村——一位“三农”记者的视角》新书发布暨座谈会在京举行。
《行进中的中国乡村——一位“三农”记者的视角》收录了作者赵泽琨三十五年来从事“三农”新闻报道和农村经济政策研究等方面的部分优秀代表作品百余篇,分为农业、农村、农民、理论、文学五章,书中通过鲜活的事件或人物故事和思考,从一个守望者和记录者的角度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改革和发展取得的巨大变化。
当赵泽琨回忆起自己的记者生涯时,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他从西安坐了20多个小时绿皮火车到达北京开始的。
在这段长达35年的缘分中亭湖教育网,赵泽琨记录下了波澜壮阔的农村改革妇好传奇,也为人们讲述了很多让人牵挂的“三农”故事。如今他将这些年辛勤耕耘的部分成果集结成书,取名为《行进中的中国乡村—一位“三农”记者的视角》,并为这本书写了一篇长文,这其中有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的艰辛和感悟、坚守和突破、尊严和良知。
以下为赵泽琨的自述:
赵泽琨近照
1.采访中的第一次
如果岁月是一条河,那么这些年流过的都是记忆的风景。20世纪80年代初,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农村改革如火如荼,农村商品生产刚刚起步,新生事物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同时,当时农村的矛盾问题也很多,可谓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报社每天收到的来信来函可以达到上万件。
我采写的第一篇通讯是随同当时的商业部农资局去包头市开会,大冬天内蒙古的雪很厚,气温在零下三十多度。当时,我年轻气盛,毫无寒冷之感,会议结束后,一个人跑到河套平原巴彦淖尔市西部的杭锦后旗激战江南,采访旗委书记,了解牧民生活生产情况等。这是我记者生涯第一次单独出马,第一次吃肉喝酒,围炕而坐。这一夜在旗委书记家的土炕桌上闹到很晚。回来用心写了一篇赞扬旗委书记的通讯,洋洋洒洒三千多字,分三小段,自己很得意,可惜被副主任没说一句话就毙了。我一直反思,那篇通讯咋就胎死腹中。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结论,就是那篇处女作学生腔、太花哨,不够刊出要求。
我在历经三五年的各种采访磨合之后,羽毛慢慢丰满起来,辛勤耕耘有了收获,渐渐成为部门的主力记者,黄光宏发稿量大,稿件质量不错,年年都有获奖作品,被同事们称为“赵头条”。
那些年红泥屋,通过下基层和参加各种会议,我采访了不少普通农民和相关行业的不同人,也采访了一些部委、省市领导蔡昮佑,这些领导同志大都亲切随和。尤其记忆深刻的是在福建采访习近平同志的时候,习近平同志平易近人、朴实真诚的作风让我至今难忘。那年,参加完在福州召开的全国“菜篮子”会议后,我去拜访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同志,采访他并送上我刚出版的书,里面有我对他以前的专访报道。按过去采访时相互留下的电话,我约好了第二天拜访他。那天下午,秘书小陈到省委大门外等着我,小陈带我到习近平同志办公室。习近平同志办公室是两间普通房,窗明几净,简单白墙,墙上挂着中国和世界地图,红色的竹沙发已经磨出了光泽。习近平同志厚重温和,他语气和缓地对我说,农村记者要多关注福建,福建是农业大省,省委确定的任务是念好“山海经”。他走到墙上的地图前给我讲福建的地域优势和绿色发展。八闽大地,山川秀丽,江海绵长。对着无限江山,他胸有成竹。最后,他认真翻看着我送给他的书,诚恳地感谢报社对福建的宣传,鼓励我们做好报道,做好发行,扩大影响,并勉励我要做专家型记者,善于研究问题,发现问题。临走,我们合影留念。他执意送我到办公楼外,我一再表示感谢。
1988年9月曾志权,在辽宁省大连市长海县采访渔民
2.记者的坚守和突破
经济记者与其他职业一样,要干出名堂并不容易夏夷则。从衣食住行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产消费变化,从大妈早晨的菜篮子到街头钉鞋师傅带的盒饭,都能透出收入支出和消费观甚至价值取向,也能看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这是报道内容对各种材料认真提炼所要求的。
经济报道最重要的是如何让读者认为好看可读。20 世纪90 年代初,我去河南开封市采访夏粮生产,走村串户钱琳琳,看到农民满脸愁容,反映交了粮拿不到钱,没钱买肥种秋粮。这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闯关东中篇?为了事实准确,我又到南阳市,连夜步行几十里走到与南阳市接壤的湖北襄樊市调查田一希,发现这里问题也不感冒的圣诞节小,农民反映强烈,“白条”现象极大挫伤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反映这一重大问题,我改变了以往的表达方式,落笔在无奈的农民、期盼的土地和满把的“白条”带来的社会问题上,让新闻既有理有据,又鲜活生动。
有人说,报道财政口的新闻最难,因为专业和枯燥。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也有办法。新闻布局谋篇,重在选材、重在选取角度。经常写那些干巴巴的数字是不耐看,我也写了不少应景之作。我曾经连续多年骑自行车穿行于北京西城三里河一带,采访这里的国家部委马粥街残酷史。每次看到财政部灰色厚重的办公楼就在想,这楼里的人干什么,如何把财政新闻写得有看头。
经济领域行业很多爆炒黑木耳,文献报道平平淡淡。对待扶贫工作也是如此。报道扶贫要么展示穷相,凄凄惨惨,要么过节式地给钱给物秋筱宫妃纪子,喜气洋洋。看得多了我就思索,能不能把扶贫工作报道得更有力度更有深度。后来,我采写了《扶贫贷款蒙难记》什么官许愿,从扶贫资金的被占用、被乱花或者移花接木或者寅吃卯粮等一系列现象提出问题,让大家关注扶贫重点在哪里、扶持谁、如何扶、如何用等,同时指出,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贫穷的冷漠和对扶贫对象的漠视。
与2010年度“三农人物”特别奖获得者“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左)合影
3.记者的尊严和良知
记者职业,必须有职业追求、职业坚守、职业情操、职业尊严。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做一个有思考、敢担当、让人尊重的记者。
从走出大学门,报到9 号院,由“三农”纸媒到“三农”研究,再到农业电视节目,在科教部、群工部、事业发展部、经济新闻部做记者蔡东家,到副主任、主任再到副总编、副书记,再到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到中国农业电影电视中心总编辑、主任、书记,没离开过“三农”行业。每一次都面临着新的挑战和矛盾福鼎一中,新的转型和课题,新的天地和收获,每一次都遇到不同的人和事,每一次总结起来都相当于多读了几年书。唯独不变的是记者的初心、良知、追求;不变的是乡土情怀。

赵泽琨简介
陕西蓝田人,高级记者。长期从事“三农”新闻宣传和研究,曾任农民日报社记者、主任、副总编、副书记以及农业部农研中心副主任、副书记。现任中国农业电影电视中心(CCTV-7农业节目)党委书记、主任,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和“四个一批”人才及中央联系的专家。著有《划向世纪的小舟》《记者眼里的世界》及农村金融、农村专业合作社、协会研究等方面论著。有多篇文章和作品以及策划的电视纪录片、活动晚会等获全国各类大奖zjgrc,多次获中国新闻奖,并荣获范长江新闻奖提名奖。

文新社
本期小编:范莉
责编:宛云
文图:传媒茶话会
作者: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