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歌网一代儒医——纪念著名中医学家王宇高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才铸华章-浙江省中医药学会


一代儒医——纪念著名中医学家王宇高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才铸华章-浙江省中医药学会

导语:
由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宁波国医堂中医门诊主办的王宇高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纪念活动于2017年12月27日上午在在宁波天一堂广场药皇殿举行。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会长肖鲁伟、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建康、宁波市中医药学会副会长董幼琪等出席。活动现场还进行了《王宇高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纪念封》首发仪式,此纪念封由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宁波市邮票公司和宁波国医堂联合发行。
王宇高(1897-1984),宁波奉化人。1925年在宁波开设诊所,任宁波中医协会主任,主编《中医新刊》。1929年,被选为全国中医药联合总会执行委员。1931年,受聘为中央国医馆编审吴大维老婆。1935年,创办宁波国医专门学校错错错莫莫莫。1939年,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长侍从室编纂员、教育部中医教育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1945年后,任国民政府文官处编审、兼国史馆协修。1956年,至浙江省中医药研究所,先后任内科研究室、文献室负责人,《浙江中医杂志》编审委员。著《珠岩斋文初稿》、《宋儒学案》、《珠岩斋医话》、《本草问答》等,为中医药事业作出卓越贡献。

活动现场
2017年10月27日,受浙江省中医药学会的委托,金柳妍前往宁波参加著名中医学家王宇高先生一百二十年诞辰纪念活动。王宇高先生是参与浙江省中医研究所(浙江省中医药研究院前身)的筹建人之一。通过了解,王宇高先生不仅参与研究所的筹建工作,也是我院文献研究组(中医文献信息研究所文献研究室前身)的奠基人之一,令人唏嘘不已。时光飞逝,研究所至今已有60年历史,而先生才铸华章、一代儒医也将永远铭刻在我们中医人的心中,代代相传。

王宇高照片
一代儒医,杏林翘楚
王宇高(1897-1984),字式墉,浙江奉化人。初为小学教员,后攻习岐黄,熟谙中医典籍。1927年,王宇高与吴涵秋、庄云庐、董庭瑶等人重振宁波中医学研究会会务,改名为宁波中医协会。《浙江历史名人数据库》载先生曾任宁波市中医协会主席,《中医新刊》主编,中央国医馆编审等职。1929年二月,国民党当局妄图消灭中医时,消息传来,群情激愤,全国各地中医自发地组织起来,公推代表去上海商议对策农历四月十八,宁波中医界推选了吴涵秋、王宇高及董廷瑶三人为代表,全国组成了中医请愿团,直到南京,强烈要求反动政府取消议案51猪价网。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伪当局不得不宣布取消议案,为保卫祖国医学传承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1935年吟咏风歌,王宇高应宁波中医同道的提议,创办“开明学馆”,一边行医寻找新主播,一边以中医学和古文学传授,培养中医人才。1936年11月,王宇高先生将自己撰写的古文辞199篇,编辑成《珠岩斋文初编》九卷,由宁波钓和印刷公司铅印出版,1937年,宁波中医药界创办了宁波中医专门学校,聘吴涵秋为校长,王宇高为教务主任兼《内经》《金匮》教师。1938年,战乱全面爆发,学校被炸停办,王宇高回奉化避难、行医,因医名显振,与当时蒋介石的秘书毛思诚结识,因欣赏其文采,推荐给蒋介石担任蒋介石史传编纂工作,与孙诒、袁惠常等同为奉化人,被尊称为“奉化三先生”,蒋介石特别允许王宇高先生每天工作半天,同时继续挂牌行医,于1943年完成《五记》。好歌网
1940年,受当时教育部长陈立夫委托,与陈训慈重编《宋儒医案》,后任南京国史馆简任协修,总统秘书处简任编审等职,一边任职真假夫人,一边行医。解放后回归宁波故土,挂牌行医。1950年宁波市中医师协会筹备成立,王宇高任副组长,1955年浙江省政协第一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杭召开,王宇高以医药卫生界委员参加会议,并大会发言,宁波中医药界同仁都尊称其为“宇高先生”。
1956年参加浙江省中医研究所筹建工作,负责文献资源研究室和参加《浙江中医杂志》编审,主要承担语译中医经典著作、编纂浙江中医史和教材、选辑浙江省单方验方集等工作xindm,成为浙江省中医研究所文献整理研究的奠基人之一。

首日封
沧海桑田,医儒相传
2017年12月22日,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召开浙派中医总结大会上,肖鲁伟会长、王晓鸣秘书长与参会代表医史文献分会的副主委、浙江省中医药研究院文献信息所江凌圳副所长提及《王宇高先生诞辰120年纪念封》首发仪式和《珠岩斋文集》赠阅活动美滋源,通过王秘书长的介绍和朱德明教授的指点,江凌圳副所长翻开浙江省档案馆一页页的卷宗,60年前的历史又瞬间重现在浙江省中医药研究院文献信息所新一代科研人员的眼中,可谓沧海桑田60载,岁月无情人有情。

《珠岩斋文集》
当时的浙江省祖国医学研究所(后改名浙江省中医研究所)在杭州市教仁街(现邮电路)15号,南临解放路,西接中山路,是杭州卫生学校搬离后的校区,王宇高先生一家八人搬入办公楼后面的二楼,与潘澄濂、隋玉清、周岐隐等先生住在一起,后来史沛棠所长也一起住入。
王宇高先生先任内科研究室负责人,后任文献资料研究室负责人撞够本,兼《浙江中医杂志》编审,1956年12月《浙江中医杂志》试刊发行,王宇高、何任、高德明、潘澄濂四位先生分别编撰《内经知要》《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伤寒论》四部中医经典医籍的通俗讲话,1957年、1958年均有连载。这些珍贵的资料现在浙江省中医药研究院图书馆仍有保存。
1960年,浙江省中医研究所搬迁至大学路老浙大内,与浙江中医学院合署办公,王宇高先生一家九人也搬到了老浙大宿舍内,与史沛棠、宋鞠舫等一起。
期间,王宇高先生因患有肺结核咳血,反复发作,多次住院治疗,后经领导照顾,专门从事内科门诊和文献研究工作,可惜文革期间炎月之魂,先生被打成资产阶段反动学术权威,1968年被定为最严重的第四类,深受迫害,1969年落实政策后,在门诊部看病工作,晚年仍好学如初,手不释卷,对求诊的病员热情接待混世穷小子,深受群众欢迎,直至1984年在杭州去世。
与先生沉浮的遭遇一样,浙江省中医研究所在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也是历经两次分分合合,反复曲折,充满艰辛,命运多舛,特别是文革期间,更是屡有变迁,人员流失槙岛沙织,标本图书散失殆尽,令人叹息。直到1978年重新筹备组建,而王宇高曾为之付出和工作过的文献研究室,在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下,在新一代创建人盛增秀研究员的带领和文献研究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进入鼎盛发展时期,数十年来孜孜不倦,伏案走笔,著书立说,整理出版70多种中医文献专著,3500多万字,并创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文献学重点学科,在全国享有较高的声誉。
如今,在浙江省中医药研究院的大院里,一代代文献整理工作者传承着杏林和文苑的清苦和喜乐,伴随岁月留下的沧桑况味,犹如珍藏在中医古籍馆的中医古典著作一样,散发着特殊的淡淡墨香,伴随着年轻一代的轻盈饱满的脚步,在新时期中医药事业的大好形势下,继往开来,迎接中医药文献整理研究事业更好的明天。
浙江省中医药研究院中医文献信息研究所江凌圳
2017年12月27日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