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天使心一位民间土医的医学治疗日记 寻找好中医-合正堂太极陈启锋


一位民间土医的医学治疗日记 寻找好中医-合正堂太极陈启锋
一位民间土医的医学日记

现代医学目前是治疗一切疾病的主体,他有很优秀的一面,世界公认,是近百年的佼佼者,为人类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而传统医学几千年来默默地为人类的发展也做了很大的贡献,如今之人都按市场经济规律运作,传统医学好象已不太适应这规律,渐渐地面临淘汰的命运。这是自然现律呢?还是人为规律?很多有识之士对其命运甚为担忧,提出了振兴中医的口号。在八十年代初叫的较响,中医院新建立不少,增设了不少现代设备,中医的人数也大为增加,以中医中草药为利的广告不断出新,使人感觉不知真假。几十年过去了,中医的衰退现象没有改变。第一目前的中医教育方式有很多地方不对,有些师资本身素质不高,自身没有较过硬的中医功底,怎么能教好他人。第二对中医经典的重视不够,基础理论教育不够,第三脱离中医理论研究中草药或成药,背离中医学观点。夸大其疗效,以利为目的。这几点原因都会影响中医的发展,不过还有中药的退化,种植人为因素过多,药材失去地道,也会影响到中医的发展。一位合格的中医他应该学好理论基础,对经典要认真研究,悟解圣人的思想,从心发愿学中医。深入民间了解各种经方偏方,用中医理论加以指导,从中引发引伸其治疗效果,使其恰到好处,用之得心应手。了解几百种或上千种中草药,了解草药的生长状况,和地理对草药的影响。尽可能地了解和知道部分中草药的加工和炮制。医者当以德为本,不能以利为本,以利为本者当为商。何名为德?先圣云:德者,礼也,智也。为人平等,一视同仁,充满智慧,对技术精益求精。

传统医学的继承和发展不能只是口号,或搞表面的繁荣。当以人为本,确实用功学好经典著作,广学多闻,深入实际,自学自悟,理解先圣的思想,一切为了提高治病水平,一切以治病为本。没有过硬的中医基本功,中医就会衰退,反之则不然。我见过一些从中医学院毕业出来的学生,和他们交谈中医理论,开始谈的时候觉的自已学的很多,学了中医也学了西医,是一位中西医都会的人。谈到《内经》,说现代治病不知内经也会治病,中医不好治的可用西医,我问喜欢用中医治病还是喜欢用西医治病,回答是偏爱用西医。说是中医太复杂了,一个感冒就有那么多类型分,而西医就便利多了。殊不知感冒药吃上半月或一月不愈的,用土法治疗几天也会好。看了他们对中医的浮躁理解,心想中医真的好象是日已西下,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即使以后会存在,也是另一种形式的中医了……传统医学,她的神奇将消失,她的真正科学内涵将被埯没,她朴素的唯物主义整体观、辨证观和人与自然统一的思想将成为历史。思之甚悲。
记得在2000年初在厦门,厦门中山医院的一位中医师年龄约三十岁,找到我。他是因为患者在他那里转方而想认识我的,那是一位女患者,1998年夏天在医院诊断得了肝癌,当时主治医生对他家人说只能活半年,秋天我为她治疗,用中药和草药治疗,她到医院去转方,有的医生都不肯。后来她找到了这位中医贯诗钦,向她说明自已的病情,这位医生为她转了处方。在服药治疗过程中,病有控制好转,医生好奇所以特来找我了解情况。在交谈中,对能用中草药为患者治这种病表示不理解,他认为治疗癌症还是用手术好,那样子切的干净。对我的处方有兴趣,说处方开的很古怪,组合有一定道理,他开不来这类方,他是第一位说我处方还好的医生。多少年来我开的处方常被有学之士骂,说这土医生的方不能吃,药开的乱七八糟,吃了病不会好。到正规医院去看,可病人对其说,我到医院已看了几年了,看到医生说我快不行,全身淋巴都肿大,说的病人开始不敢服用。可是医院又治不好这类病,为了活命也只好服下,想不到绝处真的缝生了。多少年来我小心处事,从不声张,用药总想开的少开的精,开的象书上那么正规,让人看的舒服。可是治病不是这样的,常病常方,怪病怪方,重病大方,什么病什么方。找我看病的病人不少,都到过医院治疗,无法看了,才病急乱投医,听人说找到我。病人诉说时常声泪并下,您说这种的求治,要不要尽力救治呢?为她们看病好象有点不合法,可是合法的地方又看不好,为了治病开药,会忘了一切,过后心里很矛盾。
我们一起谈了一些不同的看法,又谈了中医的基础理论,谈到《内经》、《易经》,他有点不解,怎么一位土医生能理解这些?他很谦虚,坦率地说,他在中医医学院读了八年,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厦门。他对我开始有点怀疑,通过交谈,发现有如此中医理论,处方用药有依据,说这是真正的中医,是国宝。叫我要把经验整理出来,我说不会写,写了也不能发表,他说他愿意为我写,彭家驹英特网上可以发表,并留下电话。后来打听他很忙,一天门诊量很多,还要业务学习,没去找他。在他的鼓励下,买了一台电脑,又搞不来,只好慢慢学,如有可能想把我对传统医学的一点了解写出来。
民间传统医学正在消失,其主要原因是他们的存在不合法,不合法的事不会长久,谁也不愿做不合法的事。有些患者宁愿找土医生看,而为了救人的土医生又要背着不合法的黑锅,他们的行为没有一点合理的保障,治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败则死无葬身之地,众人可诛之。土医生医好了病是不合法的,而合法的医学生治不好病是合法的。不以成败事实论,而只是看你的学历资历。不重临床运用,看你用的是不是书上说的。不从实际出发,忘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医是传统医学的一部分,她的源头在民间,而民间的传统医学更是传统,那种只从书本中去找传统医学的,会失去真正的传统。 我从小在山村里长大,有病用草药和土法治疗,对草药有着天生的爱好,向多位老者学过草药,有的药是他们临终前传给我的。学习了中医的经典著作,拓宽了草药的运用,治疗过不少难治的病,治疗过一些癌症患者,有部分存活。草药治疗肿瘤,可抑制肿瘤的生长,将其围死,以致消失。但治疗这一类病非几句话可说明,具体应运还十分复杂,任何药都有其局限,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才能发挥应有的疗效。我从不喜露面,可有一些患者找我看,不看,她们说的很伤心,看又不合法,几次想下决心不做违法的事,可是总有一些人找来看病,十分为难,不知该怎么办。
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在书本以外还蕴藏着无限神奇的医学,若能俯首听听那悠悠数千年的神曲,如同来自宇宙的天籁之音夯怎么读,清澈透明,然然荡漾沁心悦耳……我感谢现代化的英特网,能让我写文章,我从末写过文章,初写文章,定有不对。出于对传统医学的爱好,余心不忍,写了一点,不足之处,还望指正。
【作者自我介绍】我生长在农村,在记忆里,小时候生了病长辈会做一些草药汤给你喝,或告诉你去挖什么草药来治病,或告诉你一些治病的方法。后来,学了中医基础理论,特别对《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匱》更是用心学习。把民间草药的治病方法与中医基本理论相结合运用,提高了治病的效果。传统的中医药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其宗旨就是运用,只有在实际治病过程中方可显示出它的神韵。民间有很多好的治病方法,目前的中医书并未记述,但其治病方法确实简单有效,我写的文章把一些传统的治病方法用医案和医话的形式展示出来,目的在于传统医学的交流和互相学习。我生长在农村,小时候很穷,和我生长的很多同龄人冬天手脚都冻裂出血,下雪天也只穿一条单裤,温饱都不能,有饭吃心里就十分满足,吃了一顿美食那种满足的心情几年都难忘。有时几天没饭吃,也不敢去偷人东西,百姓出门干活,门关不关都很正常,鸡鸭早晨放出,晚上自已回来,几乎没人偷。好几个村庄才会有一两个小偷,小偷有时只有偷一点点小东西,小偷会被人看不起,所以没人去做小偷。在一般情况下百姓用不着防,虽然人们生活的很贫穷,但心理很安定,这种沌朴的民风如今已经少了许多。有次我回到乡下听到谁家的鸭子一个晚上被人偷了几百头,谁家的鸡被人偷,谁家的小猪一个晚上给人一窝端,连种的菜都会有人偷。这种事的发生虽然不多,但我以前在这里是从来没听过的。现在的百姓早已解决了温饱,优质的大米拿去养猪,生活和几十年前比不知富足了多少,随便种一点粮食都吃不完,又何必去偷人家的东西呢?从前看不到的小偷,现在却很多,胆量也不知比以前大了多少倍。如今有人为了致富心态都变了,不正常人的心态必影响到正常人的心态,心若失衡,何病不生。中医治病,不是来研究社会问题的,然传统医学的“天人合一”理论却告诫人们,人的一切行为都会影响到人们心理和生理变化。所以谈一点医学以外的话题,对社会增加一点了解,更有利医疗。

高烧不退
1988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有一位年青人来找我,说他的哥哥发高烧一个多星期,住在医院治疗高热不退。要求我去看一下,当时有点为难。但病人病急,治热如救火,刻不容缓。到那里病人挂瓶躺在床上,其唇干裂皮脱,舌白粗无津,质红而欲透。一手之脉洪大而数。口气粗热。问饮食如何,家人回答,遵院医生吩嘱,只吃一点有营养的流体食物,如蛋汤、排骨汤类的物质。问有大便否,答已多日没拉了。问病人如何入院,家人说病人前几天说咽喉痛到医院看病,看了几天不见好就发高烧住院了。目前病人体温早上略底,下午后在40度上下。发热汗出,咽喉痛难于进食,肌肤热,神志还清。断为暑热之血夜异闻录病,乃阳明合少阴经症。治法加味白虎汤,方如下:荆芥10克 知母10克 生石膏30克 竹叶10克 连翅10克 田基黄15克 蚤休10克 鱼腥草30克 山栀10克 麦冬10克 花粉10克 两剂水煎服(天亮之前服完)每剂水煮取汁两碗。分四次两小时内服完,另一剂煮汁两碗四小时内服完。饮食方面只能喝点稀粥,禁一切油腥生冷之物。不要用冷水敷在头上千本共。不用空调风扇。让其体温与自然和皆。次日其弟回话说药后下半夜高烧就退了。早上医生测体温只有37.5度,医生觉得奇怪。早上拉了很多黑臭的大便。问医院的药要吃否,告可不吃。针还打不打,告打也没什必要,你们自已看着办。昨晚的中药再吃一包,若下午没有发热病就好了。又一日病人已不发烧了,问可以出院否,告可以。可是医院不让出,说其血化验出有伤寒杆菌,要将其隔离。病人和其家人与院方争论。医生说是为了病人的安全。病人气的很,趁医生不备自已跑回家。后处方调养身体一星期后上班了,过了很长时间病人一说到此事对医院都很气。我说没必要,他们也是尽责,只是各人的认识不同而已。但我不知现代化的医生怎样看病,那么注重看化验单,不知事实上情况的真伪琉星吧。关于高烧这个话体,治过多例住院治疗的或发热多日待查的病人,在此不想多举。但有一点想说,有的住院病人高热数日查不出原因,要知时间就是生命。而一经用中草药辨证治疗高烧有的在几小时就退了。治疗高烧用药一定要有法可依,用药根据病情灵活多变,不能拘泥一法,不要被表面的现象所蒙。中医几千年的底韵,精彩的地方很多,只是近已落伍了。
骨伤医案之一某男,二十五岁左右,大腿股骨头处,也就是与髋骨的连接处骨头裂成几块。这是从x光片中看到的,当时腿肿的很大,裤子只能用剪刀剪开,患处又肿又痛,从白天痛到晚上。住院时医生为其治疗,用一条小铁穿过膑骨前的肌肉牵引,嘱其卧床三月,如没什么并发症治疗就如此了。当时病人一听就傻了,一心想找位土医生来治,可苦一时又找不到,这是病人诉说的情况。当时我正好在医院看一病人,他从人家那里知道我会治伤,要求为其治疗。我说损伤会治,骨伤还没治过,在医院不方便,他反复要求为其治疗。先将药酒敷其患处,再内服草药根和中药。当晚疼痛大减,两天肿就见消,七天患处已不痛,最痛的地方是穿铁的地方。十天后拍了一张x光片拿我看,我说看不大来,拿给专业的医生看,医生看后说这骨头没问题,是正常的。因为这位医生不知道他的骨伤。过天叫他两条腿都拍,拍两张片子,医生看后说正常。因此患要求出院。当时主治的医生和主任医生都来了,我也在场,医生说腿没有好,还要住院,三个月后会不会全好还很难说。病人拿出拍的片子给主治医生看,医生看完说这不是他的片子。把和原来的片子对比后,又说这不是他的片子,是搞错了。病人说他自已拍的片不会搞错,主任医生说他行医二十八年还没有见过这现象,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时医生叫他马上重拍片,医生也跟随去看,可拍出的片子医生看了大出意外,不知怎么搞地伤会好的这样快。随后病人就出院了,我为他开了外洗的、内服的中药善后。
我没有接过骨头,这是首例,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好。以后也治了几例用药各有区别,本例治疗时用药有药酒、伤药根、乌药根、南五味根、外敷药。内服草药:老乌药根30一80克,南五味根15-50克猪脚节,加白酒30克,水煮服日一剂。外敷药主用自泡的药酒。
中药处方如下:生地15克 知母10克 防风10克 土别虫10克 茯苓10克 枝子10克 黄柏10克 灯心草5克 车前草10克 甘草3克 水煎服,三剂。骨头损伤,其内部骨缝和损伤的肌肉不断渗血,瘀血大量瘀阻其内,经络气血皆伤,治时要先消肿止痛。用药要有止血活血化瘀的功能。瘀血得化,损伤组织修复,经络畅通,肿痛就会消失,骨伤会自然复位。但消肿的时间要快,几天就要见消,时间长了就不行。民间有些祖传的接骨草药,虽手法失传,但遇到骨伤,外敷、内服草药,骨头也自然长好。这说明通过草药的作用,人体自身组织有良好的修复功能。在这方面我看到和听到不少,当然手法的知到和使用也是十分必要的,固定好也十分必要。
骨伤医案之二【颅骨伤】某男,年纪六十五。其子代诉病情云破天开,其父胃不舒服已很久了,近来吃饭不下。到医院去治,医生用手摸胃部有一物突起如卵大,对其子说可能是胃癌,要他进一检查。其父得知说不要检查了,人老了不要浪费钱,只在院挂了一点瓶。后来在街上走,被一部飞来的摩托车从背后撞来,其父一头撞向水泥电杆,当时就七窍出血,不醒人事。送入医院后真情追踪,医生对他们说准备后事吧,但医生也在急救。当我从几百公里外到病人那里,已是次日晚了。一下车就先去看病人,只见病人半躺着,背用被子盖着。耳、眼、鼻还有流出的血迹,走近其身一股血腥臭味从其口鼻中呼出。气息时有细粗,腿睛微开一缝,头部被撞处隆起一包很大。面色青白微黄如腊,隐隐中见晦色,诊其脉浮大兼数,中取两关,右关有弦动感,重按尺脉微,右脉大左脉,脉偏短。病人处半昏迷状态,家人呼之有时会反应一点,时有呕吐。亲属来了很多,有的哭有的难受,不知怎么办。医生有嘱,病人绝对不能进食,进食会引起颅内压增高,危及生命。可是当时病人也不会吃。了解情况和其家人商量后,综合分析,作出决定:1、用酢浆草洗净入锅炒软,边炒边加入少量白酒,炒之微干取出,用童便泡浸,外敷头部患处,用纱布包好。当时天很黑,令其家人拿着手电,马上到外面去找草药,刻不容缓。2,内服中药:柴胡3克 、荆芥6克、藁本5克、木香5克、乌药10克、土别虫10克 、川芎10克、半夏10克 、茯苓15克、炒山栀10克、鲜白茅根30克、黄芪10克、甘草6克,一剂分多次温服。水煎服,连夜灌下。次日晨看病人,病情有所好转。病人可以用微细的话,回答一些问题,头部的包块也小了一点,可少进米汤,诊脉较前缓和,色较前开。观其舌苔白上粉白不均,少津,舌质郁暗,灵活还可,其指脘不舒。人还是昏昏迷迷,病者本就有病,身体虚弱,病属阴,阴本重,阳气虚,头受伤,瘀血结,重创阳,阳之本,本之生。故经云:阳生阴长,阳杀阴藏。此病当扶阳抑阴,以固生生之本,为主法。然用药必明阴阳,何也?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此为辨药之纲,辨药之准绳。所以病者外敷药还用,内服中药重新调整:桂枝10克、防风10克、黄芪15克、川芎10克、当归10克、甘草10克、炮附片10克、半夏10克、茯苓10克、土别虫10克、鲜白茅根50克、细辛3克、鲜石菖蒲全草适量、生姜10克、红枣七枚,一剂水煎服,量少多次服下,服药时间以早晨,中午前为好,下午3点后不要服,这很重要。服上方后,病情明显好转,食量增大,可人扶下地站一下,头几天每日一方,中药加减变化很大,后来炮附片增加到30一50克不等,加入干姜10一30克,党参、肉桂、花椒、丁香、砂仁、苁蓉、巴戟、枸杞、仙茅、枣皮、仙灵脾等药。一星期后病人可自行走路,但身体不能真立,歪向受伤的一边,嘱其适当活动,不能劳累,注调寒温。一月后走路正常,继用中药再一月,胃已不痛,包块消失。可上山砍柴,下地干活。97年发病愈后至今生活良好,无后遗症,现已七十多岁了。
论颅脑外伤的治疗颅脑受伤,彼属危症,命在旦夕,治疗合法,化险为夷。治疗如此重症。没有主导思想不行,不能盲目用药,或活血化瘀,或降逆止呃,醒脑开窍,或只用草药,或利尿降颅压,如是等法表面看起来有理,实非正法。医者须有较深的中医理论功底,运用整体观和辨症观的思维,对病情系统全面地分析,迅速地拿出合乎实际病情的治疗方案,抓紧时间马上用药,以防颅内继续渗血,以防瘀血化热。用药当选止血、行气开窍、活血化瘀、降逆利下、固本回阳功能的药。彼病用酢浆草外敷十分关键,其鲜草的炮制加入酒童便十分关键,此法看起来很土,但确有救命之功,不可小看,里面有很深的道理难以尽述。民间传统治伤的草药很多,为什么不用其他力度较强的草药,而选用酸浆草呢?这是根据病情而定的。酢浆草,《中药大辞典》谓其性味酸寒,实际寒应为凉较合适,这是我在临床运用中的提会。其治疗咽喉疼痛,急性肾炎的尿血,效果都不差。在治疗跌打损伤方面,用法根据经验,因人而异,加酒炒微干,入童便,其药的性味发生变化,其药性味为辛、咸、酸、微凉。其有止血、活血散瘀、消肿的功能,有双向调节功能,通过经络之皮之部,由表渗里发挥作用。治疗跌打损伤的草药民间很多,有的活血化瘀功能远胜酢浆草几倍,可是根据我的经验,治这一类的损伤,还是酢浆草先用为宜。颅脑损伤的中后期治疗和早期损伤的治疗有很大的不同,有的初时损伤看起来没典型症候,或症状不重,或病重神志还很清,可以言语,或有点清醒,可过了几天病情往往加重而不治。有的活着却留下后遗症,或变成植物人。现代医学用仪器可测到人体组织内部的病变,可开颅把大块的血块拿出来,而整个头部损伤,络之脉皆伤,取出的是大块的,还有不少细小的血块无法取出。因损伤,气之大伤,不能固摄,络脉在一定时间内还在渗血。这些离经之血如果想靠人体组织自行吸收,有一部分可以,有一部分不能,不能吸收的瘀血,会被组织包粘,形成结影响正常组织的功能,至使经络郁阻,升降不畅,开合失利。气血不能正常供养,滋养正常组织,其则退化而失正常功能,这样就会有后遗症存在。颅脑损伤中期的治疗,因早时的救治如病已起趋向稳定,可用中药健脾调胃,养气血的药来治疗,佐以行气活血化瘀。方可选八珍汤、十全大补汤、补中益气汤、二陈汤、小半夏汤等变通加减。草药如用要看病情的变化,可适当用点,饮食不可多食厚味的,以不伤脾胃、容易吸收、有营养的为好。注意寒温,合理活动新隋唐风云,凋整好心情。颅脑损伤的后期治疗:先谈一下脑震荡后遗症的治疗,这类病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如果在早期能正确治疗一般不会留下后遗症。好奇天使心但有为数不少病人因前期失治,或治疗不当留下了毛病,有的几十年不会好,因病常使心情不好,又因工作或其他方面的影响,而使患者心理和身理都有点毛病,人在生活中不可能没有烦恼,只要烦恼不影响正常的心理和身理就是常人,反之则不然。所以治疗久病之人,先得了解病人心态恶女御夫,心平气和对待病人,让病人讲一些与病情有关的话,病人最先说的话是病如何如何,她的内心情结不会轻易说出。经云:病诸于内,必形于外。医者只要通过切脉和察色,病者的内心郁结常可诊出来。心情不正常,会影起很多的症结,七情致病,医者不可在察。气机不理顺何谈治病,古人对情志致病很重视,如《内经.素问.疏五过篇第七十七》谈到的五过四德,讲的是情志不畅,对人体正常心理和身理的影响,虽不中邪,病从内生,治病的首先是要尽可能地了解病人的心理。心病不先调理,治他病常效果不会好,圣人的苦心世人常不能省觉,以至处事迷惑,不能主见,徒费时日,让病人多吃苦头。《内经》把情志致病的治疗放在首先,可见古人对人心理的重视。善恶从心生,心善心情愉快金新月,气血冲和,百脉通调,病治易。恶则气结情郁,不能疏畅,气血瘀滞,百病丛生。几千年前古人对心理的重视,后世不可不察。一个病常涉及多科,心理科,内科,外科,神经科,等等。是不是病人看病要跑这么多科?如把一个人的病分成几科来看,效果不会好的,而且病人又不是先知,怎么知那里看合适。传统中医的整体观告诉人们治病不能这样,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宇宙天体、自然环境、社会人文、生活竟争、心理病理、都会受其影响。从狭义的整体观来看,病常内外上下影响,经络脏腑相互累及,经络与脏腑表里合为一体,共同完成正常的生理功能。治病把科分的过多,常失本宗。所以一位传统中医要有综合的知识,治病才有主见,知道什么该为先,什么该为后,治病主次分明。
经云:必获其所主,而先其所因。脑震荡后遗症看起来病因必与损伤有关,因在头治必在头点痣多少钱,这是早期的病因。早期的病因为损伤,病因是瘀血内阻,病多实治以行气活血化瘀为主,攻邪为主,邪恶去正安,病体自然康复。若日子长了就不是这样了,病因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发生变化,由一因而变成多因。但一定有一个主因,若不明主因治无头绪。经云:病久必深。深入脏腑筋骨,病久必虚,早期病为表为阳,病因明显易治。后期病入里,因不明显为阴,治较复杂。头为诸阳之会,元神之腑。又云:头者,精明之腑也。《内经.灵枢.海论第三十三》:脑为髓之海……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又肾主精,主封藏,主骨,主髓,诸髓者,皆属于脑。肾脏精气不足脑则为病,故责在肾,其因在肾,治当补肾,以补肾为主,以补肾为本。为什么?气生血,血生精,精生髓,髓生脑。有理论的指导,治疗就有章可循。那么脑震荡后遗症,或脑外伤综合症,该怎么治呢?要先了解病人的心理,心情正常,无有气郁。可按常规法治疗主症,若有肝气郁结,要看气结之轻重,或新旧予治疗。视其体质强弱,用疏肝理气法,或和肝理气法,予先治疗。其他兼症也应注意,疏利不可太过,以勉伤正。气机理顺后,便可以补肾的方法来治疗。脑伤补肾法,是朱增柏教授提出的见解和治法,我认为很有道理,用当此法治疗脑震荡后遗症效果很好。补精、生髓、养脑是主法,还可适当辅与针灸来加强疗效,针灸手法十分讲究,久病或体弱之人以微针为好,不能伤及元气,用电针更当注意。对于植物人,还应少佐开窍醒脑之药,头部有时也可用一点外敷药,促进微循环,改变脑部供血供养条件,活跃大脑皮层和脑细胞,以利好转。用法知常达变,不可拘泥。
现代社会高速发展,颅脑损伤的病也增多,失治甚多,留下后遗症的不少。我看了他们的治病,多数没有用中草药,或少用。即使学校出来的中医,因学科分的太细,已不是中医了,只是现代中医,不了解传统医学。所以遇到重症,只会用现代医学处理。为什么外伤病人只用现代的治疗方法?在现代治疗方法难起效果时,不想用一点民间治外伤的方法?即便不内服草药,外敷也可以,救人于危难中,用民间传统的治外伤方法,可使植物人减少,也许有一部分脑外伤的植物人重新恢复生机。为什么只是让病人用一些药物支持生命,而不用传统医学的天地为那些病苦的病人早日找回自已呢?
甲状腺肿瘤治疗经验 某女患者,年龄三十三岁,厦门人。1987年秋为她治疗,初诊时到她家里,患者被人扶着从卧室出来,步伐艰难,头倾向一边,慢慢地,有气无力地,来到客厅缓缓座下。视其目光呆直,少神,面色腊黄兼青白,似乎没点血色,口中微弱地发出呻吟声。全身淋巴肿大,就手肘的淋巴也肿的有桃样大,身上除了淋巴长的比较饱满外,人身体十分消瘦,外视形体精神太差。观其舌苔薄白中微腻,舌质边淡白中灰暗,舌体不瘦,有津,切其脉缓弱细无力,弱中微见小弦,上浮似芤,重则难寻,此脉之微胃气衰败,根将拨矣。以其问语几不能答,说人头很晕身上无力,不能吃,吃下一点稀粥,不是吐出,就是腹泻,几乎不能在胃中停留。言语时口角还不时口水自流出来,看其说话十分吃力。好言几句,令其回房休息。其丈夫回言,此病在医院已经看了两三年了,医生说是“坏东西”。这是他说的土话,因为不愿意直接说是癌症,几年来为了看病去了几家医院,看了很多医生,只要听到哪里的医生好,就找到哪里去,什药好就吃什么药。劳累奔忙辛苦不说,可病情不见好转,日益加重。几年来只有到古浪屿一位老中医那里吃了十几包中药有效,可后来再吃就没效了王牌医生。从有医生看到没医生,从有信心看到没信心。我在厦门的朋友与其丈夫是朋友,看其妻病的很痛苦,很想帮忙,几次对他丈夫说我会看病,能不能叫我去看一下,其丈夫没答应,心有顾虑,可过了几月其痛情越来越严重。所以以试一试的心里叫我看病。他直说对我看病不抱希望,只要能减轻一点其妻痛苦就行了。我看了一下厚厚的病例,主要看开的中药,几乎都是清凉解毒软坚的一类药,几乎认为癌症就要清凉解毒,只有古浪屿的老中医开的是桂枝茯苓与半夏汤加味,有点温阳之味。看毕沉思一下,认为邪重正虚,与小剂量药从温胃健脾着手,处方如下:桂枝10克、茯苓10克、炒党参10克、炒白术10克、半夏10克、吴萸10克、砂仁5克、神曲5克、仙灵脾10克、生姜10克、红枣三枚,两剂水煎服日一剂。停止以前的一切用药,先吃了两包中药后再说。 
 病人两剂中药服完后,症状没什么变化,但观其舌脉皆较前有神。原方去党参,加上等高丽参5克,炮附片面10克,丁香3克。再服两剂。两剂又服完后,病人从卧室出来切脉,已不用他人扶助,自行出来。看其精神好转甚多,观其舌质还是郁暗,但隐隐可见生机,脉虽缓弱皆较前有神。与其言语也不象前那样吃力,衰败之象已止,食入已不吐出。稀粥可吃一碗,此时用药可渐进力度。乃以扶阳为本,少佐祛邪之药。处方:桂枝20克、炙黄芪15克、高丽参10克、炙甘草10克、炮附片15克、吴萸10克、丁香3克、制半夏10克、制南星10克、炮山甲10克、角刺12克、茯苓10克、炒白术10克、白芍10克、当归5克、川芎5克、神曲10克、干姜10克、红枣十粒、生姜30克药服完三剂后,效果还好。令再服二剂,共五剂。治疗十多日后病已大有起色,但观其舌质仍有郁暗,此乃阴寒内凝邪毒深固,非太阳温暖不能散去薛逸凡。脉象仍弱,气血严重不足,小弦,知其身仍有痛处。治病舍小求大,治标顾本,正气复来可大方治病。邪重药轻不能治病,邪重药重则可平衡,祛邪是为了扶正,扶正是为了御邪。处方如下:桂枝20-50克、炙黄芪15-50克、炒党参15-30克、炮附片15-250克、炙甘草10克、干姜10-50克、肉桂10克、吴萸10克、花椒10克、丁香3-10克、当归10克、川芎10克、丹参10克、木香10克、乌药10克、枳实10克、厚朴10克、制半夏10-30克、制南星10-30克、 山慈姑10-30克、蚤休10-30克、露蜂房10克、土鳖虫10克、蜈蚣3-5条、炮山甲10克、角刺10-30克、苡米仁10-50克、枣皮10-30克、巴戟天10克、仙茅10克、仙灵脾10克、 赤白芍各10克、水蛭3-10克、鳖甲10克、生姜10-250克、红枣一把
以上诸药是治疗此患者的主要用药,实际使用中还加过代赭石,白花蛇舌草,白毛藤,夏枯草,山楂,反佐其药。治疗初期处方变化很大,病情较稳才有主方。若心情有逆可用木胡蝶,菊花,柴胡,川铃子,青皮,香附,玫瑰花,绿萼梅等,变通稍加调整即可。本例患者在服用上药约三月身上的肿瘤全部消失,后又再服药三月。在为患者几十次的处方过程中,当病愈时,已是病例厚厚一本不止。在治疗处方过程一般药味数在16-26味之间,也有时药味达到三十多味, 此在治疗的过程中病人身体发生了很多的变化,病人药中时会“发冒”, 如酒后之昏蒙,时间长时,半天还不止。随着病情的好转“冒”的时间会减少,至正常就不“冒”。药到一定时间后体内阳气聚集,会腹痛大泻。此非用攻下药,乃阴寒化冻,邪毒排出。泻后肿瘤会滑动,再之消失。病人之肌肤也因药力而生如疹疮出脓,此例连两目眦也出了好长一段的脓,病好转则一切皮肤症状消失。 大方和温热扶阳散结解毒法的运用,是治愈此例病者的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