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烈小说一个盏的前世与今生-得一读书会


一个盏的前世与今生-得一读书会

一个盏的前世与今生
作者 |林忠锋
在水吉窑址学习,听一美女园长说到:因为一个盏爱上一座城!太浪漫了,建盏就是这么的伟大,爱上古陶瓷也有十年有余了,接触了湖田瓷的薄如纸、声如罄的如玉温润,感悟龙泉瓷的碧绿刻花的厚重,青花瓷的艳丽和高贵!每每触摸都能感悟与历史的对话、感悟古人的智慧和安静,仿佛自己也回到那高雅的历史殿堂,游历在时光穿越的故事中!
2013年有幸来到了中国建盏故里——水吉工作,一眨眼就到2018年,千年古镇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恩泽,千年建盏给了我千年的馈赠,游历在千年建盏的世界里,感悟千年文化中土与火的宇宙世界,哪怕就是一片小小的建瓷片雅库扎,都能挑动你那驿动的心。今天我就带你走进一个盏的前世今生……
走进武夷山“遇林亭窑”

在武夷山景区内有一处鲜为人知的宋代窑场遇林亭窑址,位于以九曲溪为中心的武夷山风景区北侧,宋时产“斗茶”佳器黑釉盏等。(距离建阳水吉窑址30公里,盛于宋一直烧黑釉瓷属建窑系)1998~2000年间经福建省考古队发掘出土了宋代金彩天目碗残片36件(片)。其中就有《金彩文字武夷山图天目》同类瓷片。
关于“遇林亭窑”还有一段美丽的传说,相传在北宋末年,中原大地兵燹四起,民不聊生位面降临,百姓纷纷向南逃难。有一天,北方某个窑的烧窑师傅林某携家老小逃难路过此地,逢天下大雨,在风雨亭中避雨。偶遇两位林姓同宗,一位是建州水吉窑制陶师傅因找寻瓷土原料到此;一位是当地人系风雨亭四周山场所有者。三人闲聊,谈到此地山形宜造窑烧瓷,而且山上松柴、瓷土等原材料充足,加之交通便利呼吸乐队,定能赢利。三人越说越投机,女烈小说最后决定合伙在此地建造窑场。由于各方面条件得天独厚,加上三人齐心协力轻文轻小说,第一窑试烧便获成功野蛮控卫,打出了品牌,窑场越来越火i的同音词,生意越来越旺,为纪念三人的偶遇,便将初次相聚的风雨亭命名为“遇林亭”。从此窑因亭名,产品销往四方,声名远播。时间长了,遇林亭不但成了窑场的名字,也自然的成了地名,一直叫到现在。
走进“九曲棹歌”

感悟建盏与朱熹的前世情缘--------
描金盏碗内口一圈可以看到描有24个金字每个字规整有力创律集团,环盏一圈仔细读来原来是如下24个字:
“武夷山上有仙灵,山下寒流曲曲清。
欲识个中奇绝处,棹歌闲听两三声。”
这是“大儒世泽”朱熹描绘武夷山九曲奇绝的著名的《九曲棹歌》的前部分,马子跃看见一个宋代建盏内描绘有朱熹的《九曲棹歌》,的确让人吃惊不已、回味不已,足见朱熹与武夷山的情缘有多深都市奇人录!朱子在宋时国內的影响和地位有多高!
朱子是继孔子之后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和教育家吴起守信,是儒学思想的后期代表人物。
朱熹在十三岁的时候,其父朱松病逝。朱熹遵父遗命,到崇安(今武夷山市)五夫里k9017,依附朱松生前挚友刘子羽,子羽视朱熹如已子,建“紫阳楼“,以供朱熹母子居住,朱熹遂定居武夷。
淳熙十年(1183年),他在武夷九曲溪的五曲隐屏峰下,亲自营建“武夷精舍“,聚集四方士子、讲学授徒。四方前来就学的学子多达数百人,同时引来许多知名学者,纷纷聚集武夷山创办书院、学堂,使武夷山成为南宋时期的一座文化名山“道南理窟“长乐夜未央。《九曲棹歌》是南宋大家朱熹携友人同游九曲溪时所作的一首七排诗。这首诗是历代文人骚客吟颂武夷诗中,最早概括描绘武夷九曲溪风貌的一幅长卷佳作。而九曲溪也因此作名扬天下。
走进神殿“冲佑观"

首先入眼的是一座高大宏伟、肃穆壮严、气派辉煌的多层宫殿,猛一眼以为天上楼阁、人间仙境!只见宫殿正面大门描“冲佑观”三个大字,原来此高大宏伟、肃穆壮严、气派辉煌宫殿的名字叫“冲佑观”。第一次看到"冲佑观“”这个名字那真是一头雾水,网络时代什么也难不到我们哦,电脑一查吓一跳k8088,原来盏中描绘的“冲佑观”就是今天武夷山的名胜景点"武夷宫",是历代帝王祭祀武夷君的地方,也是宋代全国六大名观胜地之一,为武夷山地区最古老的宫院。武夷宫初建于唐朝天宝年间(742-755年)宋朝时扩建至三百多间,赐为"冲佑万年宫",每年中秋在观中祭祀武夷君、皇太姥。为道教活动中心之一。宋代退职官员常主管观事,以领取半俸。朱熹、陆游、辛弃疾等都先后主管过冲祐观。宋叶适《国子祭酒李公墓志铭》:“再主冲祐观,再请老,以直龙图阁致仕。”
可以看出《冲佑观》与朱熹等名人有剪不断的情缘,他们与武夷山更是有忘不了、舍不去的情怀,这么多的名人、宋大儒、这样的一座历史名观,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小小的盏上呀?的确让我对建盏及其背后的文化折服---------
我们眼里看到的只是一个盏吗?
不是一个世界一个梦绕千年的情怀
多少文人骚客泛舟武夷
九曲棹歌唱不绝多少离骚盏中歌……

本文作者系得一读书会成员、水吉中心小学校长

投稿邮箱:deyidushuhu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