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龙宝主题曲一个警察讲述:抓piao的那些事儿-汉周读书


一个警察讲述:抓piao的那些事儿-汉周读书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 里面的历史都是真的吗|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人木有套套,咋办|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订阅我们立刻马上看!

授权自公号 子鱼ziyu(ID:ziyu19821105)
大家好,我是一名警察,确切地说是一名片警洪武大案,主要负责辖区内的治安案件和一些民事纠纷。
?抓嫖是我们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在这里你能看到社会和人性的更多面。
闲话少叙,咱们讲故事。

01
记得一年秋天,我刚调到新的片区没几天,就接到举报说有人在一栋民宅里从事卖淫活动,我和其他两个同事迅速赶往现场。
那是一栋很老的火炕楼,原住民几乎没有,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环境脏乱差,即使是白天,楼道里面也非常昏暗。
我们费了半天劲才找到那个门牌。
敲门没反应,我趴在门上,听见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肯定有人男儿也会流泪,再次急敲门还是没人应。
同事小智说:后面可是有窗户啊!
我们交换了下眼色,小智退后两步飞起一脚,那原本有些破落的门,就开了。?
进去后,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惊恐地站在屋子当中,靠墙边的床上仰面躺着一个老人,并没有什么不堪入目的画面。
这跟以往的抓捕现场完全不同,我和同事都有点发蒙,这情况误差也太大了,我们还是破门而入呢!
我快速冷静下来,对中年妇女进行了询问。
她说她是老人的侄女,因为老人的儿女都在外地,所以她经常来给老人洗洗涮涮照顾一下。
同事又问老人,老人唔噜唔噜地说着什么我们也听不清,女人说老人有点脑梗的后遗症,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
我让同事给女人做了登记,又问了一些常规问题,就撤了。
出了门小智说:“这叫啥事啊?丢人丢大了。”
走到楼梯口,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到底哪不对还说不上来,这是一种职业本能的直觉术尔泰!?

“不对,回去!”
我掉头往回走,到门口没敲门直接就进去了,中年妇女见我们突然回来,很是慌乱,忙问怎么了?
我没理她,到床边对老头儿说:“别装了,赶紧起来。”
女人这时就想跑,小智堵着门说你别费事了,靠墙,奇幻龙宝主题曲老实蹲着!而原本躺在床上有“脑梗后遗症”的老人,已被我从床上拎起来站在边上打哆嗦了!?
带回派出所,询问老人着实费了一番周折,先是闭口不言,不管我们怎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是头不抬眼不睁。
之后又说他都有什么什么病,我们随即请来律师,陪同老人一起去医院做检查。
一番折腾,回到所里后,老人突然放声大哭,我和同事既没有阻拦也没劝解,过了很久赌霸国语,老人开始交代了。
他说他今年七十二,子女都在外地工作,老伴儿去世好多年了,一直都是他自己生活凉拌大头菜。
他其实没想干啥过分的事,就是寂寞想找个人说说话,他说警察同志你们相信我,我真没想干啥,我参加过中越反击战,我没想占女同志便宜,就想有个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有个动静,这样我就觉得我还活着,在战场上我都不怕死,可我现在就是怕孤独……

听完老人的哭诉我很久都没有反应,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是觉得沉痛……
那个中年女人交代得很痛快,确实从事卖淫活动,而且是有组织有规模的!
她们这个圈子一共十几个人,多数来自外地的农村,年纪都在三十五到四十五之间,专门挑一些空巢老人下手,先是在早市上搭讪,确定目标,然后电话联系,培养感情乘龙怪婿粤语,各种嘘寒问暖,甚至还去家里帮忙打扫卫生。
一段时间后双方开始有交易,每次收费都不会低于一百元。
女人说,这些老人其实并不是很有钱,但是他们都愿意出这个钱。
她们也会事先和老人说好,万一碰到有警察,就装成今天这样,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
听完了女人的交代,我和同事一脸的苦笑,女人看着我们的表情说,人民警察,你们也不用瞧不起我们这些人,这都是市场需要,而且是刚需!
我想了一下她的话,又想了想老人的哭诉,竟无言以对......
整个案件到这步都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就是老人不让通知儿女,这让我们很为难。
于情,我们不想告诉他的子女,于法,又不得不通知。
最后,考虑到老人毕竟岁数大了,一旦出现问题我们也承担不起责任,还是通知了他的子女鬼谷子说服术,结果……
先来的是他儿子儿媳,那可真是衣着光鲜仪表堂堂,看到我们,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丝毫没有过问老人的状况。
而是站在走廊里大声谩骂,说他为老不尊,死不要脸,老淫虫等等,老人也不吭声,只是流泪。
他们骂够了就要走,我对他们说绝世花少,你们得交罚款,签完字把老人领回去。
儿媳妇说,领不了,你们爱咋办咋办,交啥罚款啊!那个老不死的嫖娼,凭啥我们交罚款啊,他活该,我们可管不了。
等他闺女来交吧——说完拽着老人的儿子走了。?
闺女来的时候,也已经知道老人发生了什么事,那表情冷得都要冻冰了。
她也没过问老人的情况,直接就找到我说,这么难堪的事儿我这当女儿的也没法管,我一个打工的,也没啥钱,你们派出所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吧,以后请不要给我打电话了,让外人知道我有这么一个爹我这脸都没地方放!
然后她走到父亲跟前说,咱俩以后断绝父女关系了,别给我打电话。
说完也走了!老人低着头抽噎,一言不发。
没办法,最后只能依据条例送拘留所。
在拘留所办手续时,由于没有亲属管,老人在拘留期间所有的伙食费和资料费都是我出的。老人红着眼睛说,谢谢!
看着老人佝偻的背影透着绝望,我心里生出阵阵悲凉。
这是我第一次同情一个嫖娼的人。
我和老人接触,他并不是什么坏人五胡烽火录,说话办事都符合正常三观,比我接触的很多上访老人还通情达理,对自己的行为也万分羞愧,说这只是第二次。
记得有本书里说过“寂寞与孤独,可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02
再给大家说个事儿。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被借调到治安大队,当时的大队里算上我一共就五个人,可谓人丁单薄,但是任务很是繁重。
每晚上巡逻到凌晨两点半,那时候也是仗着年轻,能熬得住。
一天晚上接到任务,说一个洗浴中心有很多人集体嫖娼,我想,这是个大活啊!
我们几个一合计,光靠这几个人肯定没法进行抓捕,再说一个面包车也拉不下,最后队长决定,先杀去看看,见机行事,不行就带人打车回来。
那时候刚参加工作没多久,没什么见识,听到这样的案子很是兴奋!大家别笑我,警察也是人,我也是男人,男人天生对那种场面有点期待和好奇。
开始以为是福利,经见多了,慢慢就麻木了,甚至现在很厌恶。
我们几个开着面包车到了事发地点,没像以往一样风风火火地冲进去,这次是悄悄的,装成客人进去,连洗浴中心的人都没发觉(怕有串通的)。
到了房间门口,里面的音乐震耳欲聋, 外面啥也听不见,观察了一下四周的门窗情况纸船寄母亲,河珠熙队长示意我们踹门(踹门虽然很暴力,但是很有效)。
对当年的我来说,这回可真是见识“大场面”了。
门开的一瞬间,我的天!估计血压直接蹿到一百八。
房间里烟雾缭绕灯光闪烁,沙发上坐着七八个女人,个个浓妆艳艳,酥胸半露,清一色的紧身裙全都到大腿根,跟没穿也没啥区别,白花花一片。
有个男人坐在中间,一个剃着光头的女人赤身裸体@##¥¥%%……
同事关掉音乐,我到里面的房间一看,我勒个去,还有更刺激的!三女一男!男的仰面躺着,其中一个女人@##¥%%,另外两个一个在给男人@#¥¥,一个在##¥¥(没办法,必须这样处理,微信不许出现那种描写)
这场面真是吓到我了,当时脑子里就有点懵,队长喊了一句,都别动,男的靠左女的靠右,手抱头蹲好!
屋子里这些喝得五迷三道的人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的,傻笑的,鬼哭狼嚎丑态百出。
最搞笑的是沙发上那个男的,看着我们说,你们干吗的?我告诉你们我可有精神病,杀人不犯法,说完拿着个酒瓶子就奔我们队长来了。
我们队长说我是专门治精神病的大夫,来给你看病的。
说完一个大背就把这男的撂倒了,这男的边嚎边喊,大夫救我,大夫快救救我!
我当时就想这啥酒蔷薇刑啊?喝成这样?这都不是失态了,简直就是失去人性。他赤条条地躺在地上,鼻涕眼泪一脸,哪像个人的样子陈少泽啊!
队长说,穿上衣服全都带回!

这些人被我们一个挨一个绑上串着带走,正发愁车不够呢,在道边等活的出租车围上来一帮人,自告奋勇免费帮忙。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回到队里挨个做笔录,他们也都知道无法抵赖,审讯很顺利。只有一个费劲,那个光头的女人!
所有这些人对她都不熟悉,那两个男的也说不清楚天刀笑剑钝,只说在酒吧认识的就直接带回去了。
这女的呢?不管我们用啥招,就是不吱声,难弄,卡在这了!
正当我们急得挠头的时候喜购网,队里做饭的大姐喊我们吃饭,大姐一见那女的,“妈呀”一声“师父,你咋在这呢?”
“小董,这咋回事儿?”大姐问我。
我简单地跟她说了一下,她一直摆手说“不可能不可能,她是姑子庙的灯油师父,咋可能干这事儿呢?绝对不可能,肯定弄错了!”
我能理解做饭大姐的心情,但事实就是事实,想不认那是不可能的了!
最终,我们通过做饭大姐把这女的审下来了(再次体现了群众的力量)。
她是我们这姑子庙的出家人,脱俗快三年了,前段时间结识了个有缘人,当然是男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春心荡漾的两人频频见面。
可是最近几天男人突然告诉她不能和她好了,之后就再不出现了。
这姑子受了严重的打击,索性破罐子破摔跑下山去入了红尘,这天晚上,在酒吧被这俩男人灌了酒带到了洗浴中心。
不巧,被我们逮了正着!
这事弄的,同事笑说,佛祖咋没保佑她呢?
其实,接触社会久了,信神也好,信佛也罢,无论你是入世还是出世,良心、道德都应该是信仰的基石。
凡尘庙宇尾崎娜娜,哪里都是道场,修行看心。
我们办的案子多了,就更深刻体会到,看着是好人的不一定是好人,看着是坏人的不一定是坏人。
其实这个姑子也不是坏人,是个傻孩子,从小生活太单纯了,管不住自己的七情六欲,又因社会经验少,导致栽了大跟头。

03
当民警这么多年,抓过的嫖不计其数,其实我们都不愿意干这个活了,这个领域神剑震江湖,说实话,都是社会的阴暗角落,招嫖的男人,大多数素质低下。
是否嫖娼,一直是衡量一个男人质量的分水岭,不是从道德上,而是从心智上划分。
不嫖娼的不一定是好人,但是爱嫖娼的通常心智不强大。
很多男人嫖娼,不是真的生理需求,是心理需求。
生活空虚,情感之河干涸,无法承受生活重压,这些需要这种行为刺激一下。
有的男人纯粹就是想到小姐身上找回点王者感觉,男人的灵魂里都住着个自大的魔鬼,弱者喜欢到更弱的面前体现自我。
一个灵魂高尚,情感充盈,内心丰富,对美有追求的人,很难突破这个坎。
抓嫖常常抓到熟面孔,这种事做不来的永远做不来,做得来的永远戒不掉。
所以建议女读者,你的男人如果有这个爱好(当然我希望都没有),不是从道德上批判,你要想想,他是不是做人层次有问题。
打个比方,狮子在任何艰难的情况下都不会吃了自己的孩子,蝎子却可能在稍微饿点的时候就吃自己的孩子。
在狮子身边,他的獠牙永远不会伸向你,而在蝎子身边,却随时可能粉身碎骨。
看一个人,看他的底线。
再来说说那些卖淫的女人。
她们要么是生活艰难的可怜人搜标网,要么是好吃懒做贪婪无厌的可恨人,前者比例很少,后者比例极多。
一般人被抓末世之洛泺,都会拿生活艰难遮羞,其实是不愿承认自己懒。
她们和上述男人有相通之处,也是能做的轻易就能做,不能做的永远做不来。
但即便如此,我也不鄙视她们,个人选择而已。
我们这些警察早已看穿了人性的善恶,很多时候评价一件事情不会从道德层面去评价,而是从实际角度去考虑。
嫖娼和卖淫,我真实的想法是,应该合法化。
这是市场化的人性动态,有商品交易的属性。
打压也不能杜绝,规范化了,可能更好管理了。

我们警察可能是最不愿嫖娼的一个群体,见多了那些白花花的肉体,跟市场案板上的猪肉没啥区别。
相反我们更珍惜爱和温暖,当警察十几年了,接触的案件越多,越觉得温暖可贵。
每当在外面风餐露宿蹲守待命久了,回到家,看到我老婆在细心地侍弄她的花,在认真地擦拭我家的地板,那副岁月静好的样子,我就觉得很幸福。
最后给大家个数据,我们这里只是个四线小城市,艾滋病人群比例已经高达万分之五。
即使嫖娼和卖淫不涉及道德批判,光这个一个问题已经触目惊心。
望大家引以为戒。
子鱼:八种人格写字的北方女子,左手执剑,右手拈花,经营一个有情、有趣、有用的公众号。个人公众号:子鱼ziyu(ID:ziyu1982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