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之天长地久一位牟平母亲的遗嘱,让人肃然起敬!-牟平广播电视台


一位牟平母亲的遗嘱,让人肃然起敬!-牟平广播电视台





每当母亲节快到的时候,母亲对我的爱、对我的好,不禁使我浮想联翩、泪流满面……
由于母亲上班,我从三岁开始就跟祖母一起生活定远中学。在这个五世同堂十五口人的大家庭里,我经常可以看到母亲的身影。她深夜在灯下给我赶缝棉衣,她手摇纺车给我纺兔毛线,织毛衣,那一幕幕随时都浮现在我的面前。特别使我难忘的是那年上小学二年级时我患了疹子,昏迷了一天一夜,是母亲和嫂子带我去医院看病,我在母亲千呼万唤中醒来,在初醒中,觉得脸上热热的,我微微睁开眼,迷糊中还发现母亲在掉眼泪。我哭着紧紧地抱住了母亲掂斤播两,在母亲的细心照料下,我逐渐好起来,脸上也没留下疤痕。我暗暗发誓长大后好好孝敬母亲笠头螈。

在教育学院毕业后,我被借调参加全国击剑赛、全国篮球赛广播,在养马岛参加世界马联赛广播后,我被正式调到牟平县公安局工作,儿时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1990年,我又被调到宁海公安分局任户籍警陈志平博客。 那六年是我一生中最忙碌的时间。当时办理身份证,而牟平城区当时没分派出所,城区只有我一个户籍警和另一位同志管身份证,平时不敢请假也不能请假,有时甚至星期天也不休息。

考上大学、大专、中专、技校的学生都要将户口迁走,由于考上学的学生特别高兴,一接到通知都想在头一两天时间办好户口,再外出玩。如果群众上午到了宁海公安分局没有迁走户口的话,那样下午还得再回来办理。我就不忍心要他们来回跑,所以我一般中午都要工作到12点30分左右才能离开单位。这样可苦了母亲了,母亲患脑血栓,我们姐妹几个和嫂子轮流伺候,每周我必须回去一整晚上。可是星期天母亲要和我散步都不能,因为时间太紧,我还要给母亲包饺子、洗衣服,有时想起太内疚了……

1991年8月20日是高校新生迁户口的第一天,早晨一打开办公室的门侯天明的梦,门前已有几名居民在排队,我赶紧坐下来开始工作姜贞羽。11时40分,该吃午饭了,我更紧张起来,因为母亲患病6年了,一直是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轮流伺候,头天晚上轮到我伺候时,已经发现母亲的状况不太好了。早晨姐姐要我别上班了,但是我考虑到这几天考生迁户口较多,人家马天民为了工作放弃相亲、放弃休息,我怎么能好意思请假呢?
这时,一位排队妇女突然喊起来:“这位同志,你怎么插队?”原来,一位村民见有同村人在前面排队就挤了进去,排在这位妇女后面的人也跟着喊了起来:“不能插队!”我连忙说:“今天我不吃午饭也一定给大家办完,请不要拥挤!”这句话还真起作用,周不疑吵闹声渐渐小了。

一会儿,我的传呼机响了农场保卫战,上面写着:“母亲病危,速回。”瞬间,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可看看还有十多人的队伍,想着刚才的承诺天诛4攻略,我擦了擦泪水和汗水继续办理户口迁移手续。当我办到第8位时,听到姐姐的喊声:“四妹,快回家!”我抬头一看,姐姐拿着带“孝”字的黑袖标走进了办公室,我顿时泪如泉涌。居民们看着“孝”字,顿时鸦雀无声。看着还剩3个人,我强忍悲痛,咬咬牙又坐了下来,继续工作。那位插队的村民自觉地退到队伍最后。
户籍室里只有我写字的刷刷声和撕迁移证的声音,最后那位办理户口的村民临走时朝我和姐姐深深地鞠了一躬捭阖本纪,而我扑到姐姐怀里失声痛哭。

1991年8月20日12时25分,天若有情之天长地久我的母亲因心力衰竭病逝,享年76岁。在她弥留之际,曾多次向我的哥哥姐姐们叮嘱道:“你四妹自从参加工作以后就是党和国家的人了,自古都是忠孝不能两全,你们在家侍候我是尽孝,她在外面为党和国家做事是更大的尽孝,我病重的事千万不要告诉她,即便是我去世了也不要告诉,只能向她说家里高兴的事,不能让她为家里操心,让她一心一意地做好她应该做的工作。”这就是我老母亲生前对儿女们的最后遗嘱,哥哥姐姐们真的按她说的照办了五步拳。
我赶回家已是12点30分,这时候母亲刚离开我们5分钟。5分钟啊,仅差5分钟,我没能看上母亲最后一眼。我回家时,她已永远闭上了眼睛,走时还用微弱的声音念叨着我的名字,我悲痛万分……

母亲非常理解我,支持我。我非常清楚,在她的心里,把国家和个人的利益分得那么清,把党和人民的利益看得那么重,甚至狠心地把亲情放一边,才毅然决然地说出了那样的遗嘱。
二十多年来,母亲的遗嘱在时刻激励我克服种种困难,勇往直前!
【配图来源于网络,与本文无关】